快捷搜索:  as  /etc/./passwd  []()  as(  1錦  1 Or 1=a  as) and 1=2 (  1[]()

大哥就是被你如此阿谀所以最后才落了那么个下

“是啊,所以这封信,对将军倒是也不必隐瞒,其实类似的信还有几封,只是却不便再拿给将军看了。而以儒来看,这正是张让的高明之处啊。因为这些就是张让他故意保留下的证据,而准备到了关键之时再好做威胁他人之用啊!”
 
    吴匡听后是恍然大悟,原来如此啊,自己就说嘛,他张让为什么把这样儿的凭证给保留了下来了,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啊,看来就是这样儿啊,那就错不了了。看来李文优就是李文优,果然是名不虚传,才能非凡,颇有智计啊!可自己之前怎么就没想到呢,看来谋士就是厉害,不可小看。
 
    “先生的一番讲解,让匡真是顿开茅塞,先生大才,想来他人是不如也!”
 
    李儒一笑,“儒当不得如此,当不得如此啊!天下之大,奇人辈出,所谓‘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’啊!”
 
    “先生这是过谦了,匡以为先生当得!想来,那么当时张让是急于逃命,所以也顾不得这些信件了,所以之后才被董公所得!”
 
    李儒点点头,“不错,儒以为也是这样,看来这真是‘英雄所见略同’啊!”
 
    “哈哈哈,却比不得先生之大才杀手王爷的鸟妃!”
 
    吴匡心说,看来自己好像也不错。这个人吧不怕你傻,但就怕别人说你聪明,而你本来是傻,那么这个就要出事儿了。吴匡他此时是自我感觉良好啊,孰不知,他都已经被人给卖了,结果还帮人数钱呢。
 
    而此时李儒却心说,对付吴匡这样儿的,实在也是显不出自己什么来啊。唉,也确实是吾道孤独啊!和吴匡这样儿的人接触,自己确实没觉得有什么意思。
 
    “信如今已交给了将军,而儒之使命便以完成,那么儒这就告辞了!”
 
    “这,先生这就要离开?”
 
    “不错,儒不便过多叨扰将军!而何苗此人不管如何,这都是将军内部之事,这外人却不好多说什么,儒相信一切将军心中都有数便是了!”
 
    吴匡一听这话,他真是没什么可说的了,本来他还想问问李儒,自己该怎么办最好。毕竟自己就算想杀他何苗,自己最后估计也抵不过何苗的十万大军。但是如今李儒一句话,就把自己想问什么都给堵死了,自己根本就不好再张嘴了啊。
 
    “唉,匡恭送先生!”
 
    不过李儒刚走了几步,却突然开口对吴匡言道:“将军以为大将军因何而亡?”
 
    这,吴匡一听,那还不是何苗那厮还有十常侍一起同流合污把大将军害死的吗,不过他觉得李儒好像不是想让自己回答这个,“那,先生之意是?”
 
    “将军,儒以为,大将军是因为下手晚了!”
 
    说完这句后,李儒是头也不回地就离开了,而就只剩下了吴匡一人在原地傻站着,回味着李儒这最后一句话。
 
    下手晚了,下手晚了!对,就是下手晚了啊!如果大将军他早就把十常侍都给咔嚓了,那么还能有那些事儿吗,就因为下手晚了,所以人家十常侍倒是先下了手,所以最后这才导致了大将军身亡啊。
 
    吴匡终于是明白李儒最后那句话的意思了,下手晚了,那么“先下手为强”啊。何苗不只是杀害大将军的帮凶,他更想铲除异己,而这个异己是谁,那除了自己还有别人吗。大将军的军队大部分归何苗了,而剩下的却归了自己,这自己不就是那异己吗。自己如果不先下手,那么等他何苗下狠手的时候,自己可就什么都没了。如果自己先下手呢,反正最后大不了和何苗同归于尽,但就这也比自己一人死强啊。
 
    吴匡此时是已下定了决心,不下手根本就是不行了。自己可不能走大将军的那条老路,要不什么时候死了都不知道。大不了自己和何苗来个鱼死网破,谁怕谁啊。就不说他想对付自己,就看他是杀害大将军的帮凶,他就必须得死。
 
    吴匡现在终于是全都想明白了,要不自己怎么就感觉何苗不对呢,这大将军一死,他就马上接手了雒阳驻军中的大部分人马,原来他这是早就和十常侍预谋好的了。他和十常侍都串通好了,可惜自己还蒙在鼓里呢。要不是因为李儒的这封信,自己什么时候被何苗害死了都不知道啊。
 
    何苗真是打得好算盘,十常侍死了九个,而唯一活着的却失踪了,他何苗以为自己的事儿永远都没人知道?笑话,今日自己不就知道了。真乃天意啊,让自己给大将军报仇雪恨,等自己杀了何苗,如果还有命在,那么找到张让的日子想来也为时不远了。大将军您在天有灵,一定要保佑自己,手刃了所有杀害您的仇人!
 
    吴匡觉得,只要能报了大将军的仇,那么就算是豁出自己这条老命来,也是在所不惜的。
 
    不得不说,他这个人对何进确实是很忠心,就是没什么大本事,要不他多少也能看到李儒的一点儿破绽来,就看,他董卓为要把信交与你呢,他也不好好想想,难道真就像李儒说得那样儿,你是劳苦功高了?反正不管怎么说,吴匡是彻底中计了,而等待他的……
------------
 
第二九八章 谋雒阳何吴被诛(下)
 
    李儒从吴匡那儿出来后,就直接回去了。
 
    见到了自己主公,董卓便问道:“文优,这一切如何了?”
 
    “主公还请放心就是,吴匡此人确实不足为虑也蛮匪!”
 
    董卓微微点点头,“好,有文优在,想必一切皆没有问题!”
 
    “主公过誉了!”
 
    “好了,接下来,就看他吴匡的了!希望他到时却不要让我们失望才是啊,而到那时也是我们露面的时候了!”
 
    “主公所言不错,而如今,我们还要马上派人去盯住吴匡和何苗两人才行,要让一切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才是!不过却也不知如果吴匡到时得知了事情的真相后,他会是何样的表情?”
 
    说罢,两人是相视大笑。在董卓看来,雒阳十几万的人马正等着他收编,而李儒觉得,算计人还是不错的,尽管这个人并不能算是自己的对手,但这却都是谋士要做的,而就该如此才是!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何苗如今倒是意气风发,对,就是如此。本来自己和那个权倾朝野的大哥就不对付,但是天可怜见啊,他居然让十常侍给杀了。而自己也趁机收拢了他军队中的大部分人马,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,没想到啊还有一少部分人马居然投靠了那个吴匡,想来真是岂有此理,那种人如今竟然也能和自己分庭抗礼,相提并论了,他算什么东西?
 
    何苗其实也在想着,自己是不是要找个机会,然后趁机把吴匡给杀了,之后自己再把他所有的雒阳城守军都给收编了。而到那时,什么皇帝、董卓,估计都得惧自己三分啊。也不知道他从哪儿来的自信,觉得收编了所有的守军,别人就一定会怕他。就别说别人怕不怕他了,就他能不能从吴匡那儿得到剩余雒阳守军的兵权,这个都不得而知。
 
    就在此时,何苗还白日做梦的时候,下人来报说吴匡差人求见。虽然何苗厌恶吴匡,但是该有的礼貌他还是有的,然后他就让对方进来。
 
    等吴匡的人进来后,对何苗一抱拳:“何将军,我家将军请何将军过府一叙,说是有要事相商!”
 
    何苗一听,吴匡请自己过府一叙?还说是有要事相商,这个自己为什么要给他吴匡面子?不去!
 
    不过他转念又一想,自己不想给他吴匡面子,说是不去了,但是外人可不知道啊,他们会不会就以为我何苗是怕了他吴匡了?而这个要是真这样儿的话,那这次自己还真得是非去不可了!去,为何不去,想我何苗还能怕他区区吴匡不成!
 
    “好,我知道了,你先下去吧!”
 
    “诺,在下告退!”
 
    人走后,不一会儿何进也动身了,而他可就一个人去的。也不知道应该说他何苗真是艺高人胆大啊,还是应该说他是傻x才好。反正是明知道自己和吴匡的关系不行,有过节,彼此都看对方都不顺眼,结果他却还敢一个人过去,所以说他要还不是傻x的话,那谁能是呢。
 
    何苗来到了吴匡的府邸后,吴匡还是亲自把他给迎了进来的,“何将军能来此,真是蓬荜生辉,蓬荜生辉啊!”
 
    吴匡此时虽是笑着说话,但实则心里却厌恶非常,确实真恨不得马上就把何苗给杀了,但是此时还不是动手的最好时机。
 
    何苗心说,吴匡你个小人嘴脸,我大哥就是被你如此阿谀,所以最后才落了那么个下场啊!也不知道何苗为什么会这么想,何进的死和他吴匡有什么关系吗?真不知道何苗怎么会有这般跳跃性的思维呢。
 
    “听说吴将军找我是有要事相商?”
 
    “不错,何将军快请!”
 
    等进了会客厅,两人落座后,何苗继续问道:“不知吴将军找我来,到底所为何事?”
 
    “确实是有件大事,不找何将军是不行啊三国之刺客帝国全文阅读!”
 
    何苗一皱眉,什么大事儿还非得找自己不可?难道说是和董卓董仲颖有关?那么真要如此的话,那真就有可能是大事儿了,“哦?不知是何要事?快快说来!”
 
    结果吴匡一听何苗所言,他脸色一下就变了,他更是不满何苗的态度,厉声责问道:“何苗,你与十常侍合谋杀害大将军,你可承认?”
 
    何苗听得是一头雾水,什么?自己杀了大哥,还是和十常侍合谋的,这怎么可能。虽然自己和大哥何进确实不怎么对付,但是还没到要杀了他的地步吧,这吴匡怎么今日如此污蔑自己!真当我何苗好欺负了,他娘的了,吴匡小人!
 
    “你,你,你……”
 
    何苗本来就不善言辞,如今又被吴匡给气的,所以他此时确实是一下就说不出来什么了,只能一个劲儿地你你你的,那真是干着急啊。
 
    吴匡冷笑了一声,“何苗,你如今是有话说不出了吧!还是我告诉你吧,你与十常侍密谋的密信,如今可就落在了我的手中!”
 
    何苗他就算是再傻,这时候一听吴匡这话,他基本上也明白了,这是有人用计要借刀杀人啊。就是借吴匡之手来杀自己,好歹毒,别让自己知道他是谁,要是知道了的话,老子必将他碎尸万段,以消自己的心头之恨!他想得倒是挺好,可惜却没机会做到了。
 
    这回他嘴皮子又利索了,“吴匡,不管你信不信,反正老子没杀我大哥,你……”
 
    他这是刚说出来能听得清楚的话,在两旁埋伏的士卒却是一拥而上,就把何苗给乱刃分尸了。
 
    这个何苗还真就没反应过来,而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却已经是身受重伤了,他刚想说你吴匡这是中人家的计了,结果话还没说完呢就已经死了。何苗是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来一次吴匡这儿,结果却落了这么个下场。
 
    而就在吴匡以为大将军大仇得报了的时候,他府邸突然就闯进了一队士卒,这却是董卓派来的人马,而为首的将领正是刚刚归附与董卓的吕布吕奉先。
 
    吴匡一看,他此时却有点儿发愣,心说这吕布吕奉先怎么闯进自己府邸来了?要说他在温明园的时候,也是见过吕布发威的,所以他当然知道吕布的相貌,他不是在董卓的帐下吗?
 
    “吕奉先你这是何意?难道就不怕董公责罚你吗?”
 
    吴匡心说,这吕布的胆子够大的,他居然敢带兵闯自己的府邸,谁给他的胆子!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