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as  /etc/./passwd  []()  as(  1錦  1 Or 1=a  as) and 1=2 (  1[]()

然后这才告辞不过临走时他特意告诉刘辩说自己

 吕布看了一眼何苗的尸体后,冷笑道:“布正是奉了主公之命,特来诛杀你这个叛贼!大家杀了叛贼,一个不留!”
 
    “诺!”众士卒是齐声应诺。
 
    其实并州军的士卒可不管这个,随着吕布的一声令下,他们是见人就杀,而吴匡的手下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对手,抵挡不住。
 
    吴匡这回算是彻底明白了,吕布他已经投靠了董仲颖,所以要是没他的命令,他吕奉先敢来吗?而赶得居然这么巧,自己刚把何苗给杀了,他吕奉先就来了,还口口声声地说自己是叛贼。自己这是中了人家李儒之计了,想到此处,他大喝道:“弟兄们,随我杀出去啊!”
 
    虽然吴匡他很想活命,但是如今他们这儿就那么几十个人,所以在吕布的手上是不可能再有活口了。果然,还没过多久,吴匡他们就都死了,而他最后就是被吕布给解决的。
 
    最后并州军士卒把吴府上下的所有人都给屠尽了,除了吴匡的儿子不在雒阳外,他的府上其他人都已死剑暖花凉。吕布一看,他显得很是满意,最后把何苗和吴匡的首级割下,准备拿回去向自己的主公交差,自己这就已经圆满完成任务了。
 
    吕布带着两人的首级去自己主公那儿交差,“主公,布此去幸不辱命,两人皆以授首!”
 
    董卓看着何苗和吴匡的首级,他点点头,显得很是满意,“好,很好!奉先不负我望,立下大功一件,赏赐……”
 
    之后就是不少封赏,吕布听着心中高兴,心说自己投靠董卓就算对了,想以前自己在丁原帐下的时候,给他卖命那么多年,但他可从来没赏赐过自己什么。但是你看如今,董卓给自己多少好东西。
 
    “布谢过主公赏赐!”吕布连忙道谢,心说还是自己主公对方。
 
    “这都是你应得的!”董卓摆了摆手,他对此向来都是特别大方。
 
    之后,董卓就带着吕布等人,拿着何苗和吴匡两人的首级马上去收编雒阳守军了。而收编的过程,却比他们想得要容易得多。因为士卒一看,两个当头儿的都已经死了,那么自己等人不归顺董卓还能去归顺谁啊。
 
    而董卓既然能杀了何苗和吴匡,那么再多杀几个士卒这算个什么啊。都怕被董卓给杀鸡儆猴了,所以众人最后无奈是都投靠了他。反正士卒和何苗还有吴匡确实也都没什么深厚感情,就连当时何进刚死的时候,他们不也马上就跟着何苗和吴匡了吗,所以跟着谁都是一样儿的。对他们这些人来说,谁给饭吃,那么就跟着谁干了。
 
    董卓他也算是不费吹灰之力吧,就把雒阳守军都给收编了,而这些就是按照李儒当时的想法来的。本来以董卓的实力,要杀了何苗和吴匡这两人那真是轻而易举,不过师出无名肯定是不行,毕竟他们没犯什么事儿,自己也不好就这么明目张胆地去处置他们。
 
    但是吴匡中了李儒之计后,他直接就把何苗给杀了,这时候董卓当然就必须出手了,而他等的也就是这个机会。平时董卓没什么好借口去杀了这两人,但是这时候可不一样了,他吴匡居然敢把何苗给杀了。那么董卓就可以借着诛杀叛贼的口号,把他吴匡也杀了。结果他也确实是这么做的,而两人都死了,那么一切也都死无对证了。所以到时董卓就可以说,自己知道了何苗被吴匡给杀死后,因为吴匡在雒阳城中擅自杀害与他同级的朝中大臣,自己就把他当叛贼给处置了。而这么一说,所有人都说不出来什么,因为董卓占理。他可以说自己是为雒阳城内的安全,所以不得不如此啊。
 
    就算你明知道吴匡是被人算计的又能如何,你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吗,人都死了,如今都已经死无对证了,当然是他董卓说什么就是什么了。而何苗和吴匡在朝中也没什么朋友,更是没什么势力,自然是不可能有人为他们两人出头了。
 
    李儒问道:“主公,何苗他倒是没什么亲人了。但是儒却听说吴匡还有个儿子,如今正在益州,不知这个……”
 
    董卓闻言是哈哈大笑,“竖子不足为虑也!”
 
    李儒一听就是一皱眉,心说什么叫“斩草不除根”,这都是后患啊。不过以他对自己主公的了解,他已经知道了,自己再劝什么都没用。自己主公如果是受到了打击,比如说失败,或者是遇到了什么不容易解决的事儿了,那么他一定会虚心求教,基本上对你就是言听计从。但是一旦他顺风顺水的时候,那么你想让他听你一言,尤其是和他想得不一样的时候,基本上是劝不住他的。而李儒对自己主公实在是很了解,此时就心说还是算了吧,一切都是徒劳。
 
    董卓以雷霆之势,收编了雒阳城守军后,他手中的兵力又是涨了一大截,三十五万人马,可以说是天下最大的势力也不为过。而朝中的那些大臣们是更加地害怕他了,有些胆小的都不敢和他说话,更不敢看他,害怕他都成这样儿了。
 
    就在这样儿的情况之下,刘协继位,他就是历史上的那个汉献帝,而董卓也在一步一步地实现着他毕生的愿望。
------------
 
第二九九章 回陇县安排刘辩
 
    当马超把刘辩带回了陇县之后,他并没有回府,而是直接去了自己老师阎忠那儿。
 
    阎忠见到马超后,他却也不知马超何时回来了,因为他也知道马超已经离开陇县去了雒阳,但是却没想到今日就回来了,所以问道:“何时回来的?”
 
    “就是刚才!”
 
    “这位是……”
 
    “老师,此次就是为了他,弟子这才来求老师的!”
 
    “说说吧!”
 
    阎忠就知道,自己这个弟子带着个陌生人到自己这儿,那绝对是有所求,没好事儿。不过反正自己如果能做到的,那么一定会尽力,不会推辞就是了。也算是帮自己弟子的忙了,自己别的不行,但是在一般的事儿上还是没问题的。
 
    听到老师这么说,马超就把去雒阳,然后所发生的一切都和自己的老师说了,而阎忠听了之后也是惊讶了一下。毕竟自己这弟子胆子实在是太大,都敢把皇子给带走。不过如今还算好,至少是有惊无险,要不万一当时被人发现了,那么后果不堪设想啊。不过如今这人都已经给带来了,自己还能说什么,说什么也都没用了。
 
    然后马超就对自己老师说道:“老师,这位就是皇子辩!”
 
    “皇子,这是我老师!”
 
    刘辩赶紧施礼,“小子见过阎师!”
 
    早就听马超管阎忠叫老师了,而刘辩心中也是惊讶了一下,没想到这个就是自己先生的老师啊,那自己更得尊重了妃本祸水:王爷欠管教。而且更重要的是,看样儿自己的先生是要把自己托付给他老师,那么以后自己就要和阎师在同一屋檐下了,这自己还能不客气吗。
 
    阎忠则微微点点头,“皇子,最后再称呼您一声皇子,不过从今开始,以后你就在我这里,不过可就再也没有皇子了,不知你可懂?”
 
    刘辩赶紧点头,这个他当然也明白。自己身份不可能暴露,一旦让雒阳那帮人知道,不只是自己有麻烦,连带着自己先生一样会有麻烦。所以为了自己和先生的安危,什么皇子不皇子的,他把一切都抛开了,做个普通人又不是不行。
 
    马超一看,算是放下心了。其实要怎么去安排刘辩,他在回陇县的路上确实也想了很久。首先刘辩是皇子,他基本上什么都不会,所以你不可能让他自己一人去生活,哪怕给他安排许多许多的下人也没大用。所以给他安排一个能教导他的老师之类的人最为重要,而且也算有人照顾他了,而毕竟如今刘辩还年轻,需要学得很多。所以想来想去,还是自己老师阎忠这里最合适。
 
    只要刘辩抛开他皇子的身份,一心去做个普通人,那么他在自己老师这儿,就会很安全。至少自己老师这儿如今很少有人来,也没什么暴露的危险,再说自己就在陇县,真要是出了什么意外的话,自己也好立即出手解决。
 
    “好,那么以后就叫你辩儿吧!”
 
    “诺!一切都听阎师的!”
 
    接着马超又和自己老师聊了一会儿,然后这才告辞。不过临走时,他特意告诉刘辩,说自己闲暇时会来这儿看他的,而刘辩也不舍地和马超分别了,从此他就在阎忠这儿住了下来。
 
    马超回去后,见到了贾诩,贾诩则对马超一笑,“主公这么快便回来了?”
 
    马超点点头,“此次雒阳之行,超还要多谢文和先生,先生不愧为天下大才!”
 
    贾诩淡淡一笑,没再多说,而马超则召集了陈到众人,准备和他们说几句。
 
    等众人都到齐后,马超就把雒阳发生的事儿都对他们讲了。就连皇子的事儿也都没隐瞒,马超对自己的属下当然是信任非常,也知道自己属下绝对不会去说这个事儿的,所以他当然没什么顾虑地就都说了出来。
 
    不过众人一听,心中也是惊讶,没想到自己主公去了一趟雒阳,居然把皇子都给带了回来,如今还就在主公老师的府上。不过一想也就释然了,这些做确实也符合自己主公的性格作风,要是不如此,那才不是自己的主公呢。但是众人也都挺佩服自己主公的,毕竟这事儿可不是谁都敢做谁都能做出来的,关键是自己主公最后还成功了。
 
    而崔安此时心中却想着,有这好事儿,主公居然没带俺去啊,要是俺也去了,那该多好啊!他这边是感到特别地遗憾,遗憾自己错过了这么有意思的事儿。其实马超就算带谁去也不可能带他去的,因为在马超眼中,崔安除了惹事儿之外,根本就不敢带他去干大事儿。要不整不好就是帮倒忙,自己对此可不敢冒险啊。
 
    而最后马超还把张让送给他的藏宝图拿了出来,递给众人依次传看,不过谁也没看出什么来。说这是藏宝图吧,可谁也都没见过真正的藏宝图,那么说这个不是吧,那张让的故事却怎么听怎么都是真的,关键是缺了一部分,所以众人对此却也不得不感到遗憾啊。
 
    就在众人刚把藏宝图看完,而马超收了起来后,此时有守卫来报,“禀州牧,门外有人求见,说是州牧亲人!”
 
    马超一听,有人来要见自己,还是自己的亲人,那自己得出去看看啊。到底是哪个亲人,而不可能是自己母亲他们的。
 
    “各位随我一起看看!”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