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as  /etc/./passwd  []()  as(  1錦  1 Or 1=a  as) and 1=2 (  1[]()

自然就是故土难离其实如果个别想要出人头地的

 “诺!”
 
    于是众人就跟着马超出去了,结果到门口,马超这么一看,门外之人马超确实没见过,更不认识,不过看对方的相貌轮廓倒是和自己有一点儿像,莫非真是自己的亲人?不过自己怎么不认识呢?
 
    马超赶紧抱拳问道:“不知阁下是?”
 
    来人也正盯着马超,然后听马超这么一问他,他忙说道:“在下姓马名岱,字伯瞻混斩天地!敢问可是凉州牧马超马孟起?”
 
    马超一听,心说这回就对上了,马岱马伯瞻,自己虽然没见过,但马岱其人自己又不是不知道,算起来他应该是自己的弟弟啊。正是一家人,至于冒充的,那怎么可能。所谓“真的假不了,假的真不了”啊。
 
    “正是,你就是我族弟马岱马伯瞻?”
 
    马岱眼前一亮,“难道大兄也听说过岱?”
 
    “不错,以前也曾听家父提起过,伯瞻快随我入府一叙!”
 
    “正有此意!”
 
    其他人一看,这来得人果然是主公家的亲戚啊,不是冒充的。其实他们也不想想,谁敢冒充州牧的亲人,那不和找死一样吗。
 
    众人又都回来了,不过这回却多了个马岱。
 
    等众人分宾主入座后,马超先问道:“不知伯瞻这是从何而来?”
 
    结果马岱听自己大兄这么一问,他就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和众人说了一遍,听完马岱所说,马超这才明白。
 
    马岱他是马超大伯的儿子,而且他大伯就只有这么一个孩子。不过马超的这个大伯,他这人的脾气性格都比较古怪,所以和马家的亲人也都没什么接触往来,就只有马腾能和他接触上,而且这还是马腾主动的。所以马腾也从来没和马超讲过太多他大伯的事儿,而马超也就是知道他有个大伯,然后大伯还有个儿子,至于再多的,马超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 
    直到三年前,马超的大伯病逝了,而在他弥留之际,他特意叮嘱马岱,一定要去陇西去找他的叔父马腾,而到了那儿之后,一切自有他叔父给他安排。所谓“可怜天下父母心”,他大伯也是放心不到自己的儿子马岱,所以准备把他托付给自己的兄弟,但是他却不知道他兄弟其实比他还先走了一步。
 
    父亲辞世了之后,马岱根据自己父亲的遗言,是谁也没告诉,所以马超他们那边自然也是都不知道他大伯离世的消息,而马岱也只是把父亲安葬到了老家扶风茂陵。不过一到那儿,马岱才知道,原来自己叔父却是先走一步,对此马岱也不得不惊讶了一下。
 
    之后马岱又为他父亲守孝三年,等三年期满后,他这才动身来找马超。因为他知道自己叔父虽然不在了,但是根据自己父亲临终遗言,自己还得去找他们。他也知道叔父的大儿子,也就是自己的大兄如今正是凉州牧,所以就特意来到了陇县,找到了马超。
 
    其实他父亲不只是想把他托付给马腾,还是想让他在马腾的手下做事,毕竟同为马家人,当然要互相帮衬。虽然他父亲自己不怎么和亲人接触,但是却并不想自己的儿子也是如此。所以马岱其实很明白自己父亲的苦心,所以他就特地来投靠自己这个当凉州牧的大兄来了。
 
    马超一听,这下全都明白了,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啊,不过此时马岱是来得正好,如今正是用人之计,自己这边儿是来者不拒,尤其是像马岱这样儿的人物。而且毕竟都是一家人,所以马岱当然值得自己信任,并且他本事应该也不错,当然也不会让自己失望。
 
    马超赶紧把众人和马岱都互相做了介绍,马岱和众人一一见礼,众人对自己主公的这个族弟的印象不错,毕竟马岱无论是从相貌还是说言谈举止,虽然年轻,但是却很沉稳,不张扬,没什么虚浮浮夸什么的。除了不知道其人的本事到底如何,其他的,众人对他倒是都算很满意了。
------------
 
第三〇〇章 遇荀攸孟德出手
 
    文到现在已经写了三百章了,按照以前最开始的想法,这三百章应该已经是到全文的一半了,而当初个人的本意就是写二百万字左右,但是却没想到实际好像要超过个人所想的。所以这三百章好像还不会到全文的一半,最后个人的文可能也要超过二百万字。所以大家有兴趣就看看吧,不过这还得写几个月呢……最后还是感谢大家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马岱的加入确实让马超很是高兴,因为自己的队伍一直都是在不断地壮大着,实力是越来越强了。
 
    而时间转眼就到了公元的一九?年,而从一八九年到一九?年这期间,雒阳却是一直都不太平。董卓倒是如愿以偿地做到了权倾朝野,而朝中的大臣也都不敢违背他的意思,至于那些倒霉惹到他的,已经都让他给杀了。如果说他刚进雒阳的时候,那时候还有所顾忌,那么到现在说来,他基本就是无所顾忌了。
 
    所以朝中大臣如今是人人自危,生怕惹到了董卓,然后被他找茬给杀了。其实如今董卓杀人已经不需要什么借口了,势力实力都在那儿呢,毕竟四十万的大军摆在那儿,那可不是吃素的,更何况他的帐下还有吕布如此的绝世武将呢。
 
    而董卓在雒阳的名声更是不怎么样儿,本来他杀人就够多的了,而且还**宫中,这个确实让人更是接受不了,但是人人都是敢怒而不敢言。至于他手下的将领士卒更甚,什么军纪根本就没有,把整个雒阳城整得是乌烟瘴气,怨声载道。而董卓对此还不知道,他只顾着他自己去享乐,只要自己是手掌重权,手握重兵就行,而其他的他已经都不注意了。
 
    其实董卓是有他自己的想法,他觉得如今自己的年纪已经很大了,算来算去,如今就算是日日享乐也没有多少年了,所以在自己身居高位的时候还不去及时享受,那么以后可能就再也没有什么机会了。
 
    所以,连董卓这个当主公的都是如此,那么他的手下,还有几个能不这样儿的呢复面红颜全文阅读。而李儒看着就是干着急,他发现第一次自己对此是那么无力,根本就毫无办法,自己主公根本就听不进自己的劝告了。可如此下去,还谈什么天下啊,何时主公能清醒?李儒心道。
 
    不过也不是所有的话董卓都没听,至少之前李儒的一些谏言,董卓还是采纳了的。比如李儒说不应该处罚袁绍,还得让他做官,结果董卓就上书汉帝,让袁绍去当了一个渤海太守。又比如李儒说,应该去交好马超,于是董卓就上书让皇帝赏赐了马超不少好东西。
 
    而马超在接到圣旨的时候,他把董卓这个骂啊。心说,这不是把自己放在火上烤吗,皇帝当然不只是就赏自己了,但是可人家谁也没有自己这赏赐多啊。你说这不是烤自己,还是什么啊。
 
    马超赶紧去找了贾诩,“先生,如今董卓董仲颖居然让皇帝赏赐了这么多东西,其用意何在?”
 
    贾诩淡淡一笑:“此乃李文优之意也,其实主公不必忧虑,此事还没什么!”
 
    马超心说,就这还没什么?让朝中大臣一看,自己这分明就是董卓那边儿的人啊,到时候矛头没准就都对自己了。自己表面上是得了董卓的好处,实则是亏大发了。
 
    “先生,李文优居心不良,他这是在害我啊!”
 
    “非也,诩以为,他李文优绝不会是如此想法!主公请想,他董卓董仲颖是何地之人?”
 
    “陇西临洮!”
 
    “不错,那么主公身为凉州牧,而他董仲颖的家眷基本可都在临洮,那么他不应该交好主公吗?”贾诩那意思,他董卓要不去交好你,还能去交好谁啊。
 
    马超听贾诩这么一说,心说没错啊,董卓的家眷族人如今基本都在临洮,自己可是大汉的凉州牧,他董卓交好自己那是应该的。
 
    “不过,他为何不接走他的家眷?”
 
    贾诩心说,这是什么问题,“主公当真不知?”
 
    马超摇了摇头,“确实不知!”
 
    贾诩心中暗自叹了口气,心说主公在人心把握上确实还差了点儿,“其实诩以为这只有两点!”
 
    “哪两点?超愿闻其详!”
 
    “这第一,自然就是故土难离。其实如果个别想要出人头地的,那么他们自然会去雒阳。而真要是举家迁到别处,其实董家之中大多数人却是不愿意的。”
 
    马超心说,有道理,这古人乡土观念甚重,董家作为陇西临洮的豪强,老祖宗在这儿,根基在这儿,他们怎么能把大部分人都给迁走呢?
 
    “这第二,诩觉得也是最重要的,那就是董卓和李儒都认为,天下十三州中,他董家之人就只有在凉州才是最为安全的!”
 
    马超一听这句,他笑了,自己早该想到啊。此地不只是董家的根基,他董卓和李儒也算是了解自己了,知道自己不能拿他们家人怎么样儿,所以这些都是他们早就算好了的。相反,如果有人要动他的家人,自己还必须得保护好他们,不能让人伤害了他们,原来是这样儿啊!
 
    马超心说,自己早该想到的啊,董卓如果真把家人给迁走了,那么这就是个最危险的信号,说明他要动自己了,那时就就是要和自己死磕了。不过这种事几乎是不会发生的,马超也不会让它发生。而如今董卓让皇帝赏赐了自己不少东西,自己可以理解为,他董卓也有感谢自己的意思在里,而且他也是想让自己照顾好他的家人。
 
    一件小事儿上,却包含了这么多的东西,要不是贾诩说了这么多,自己还真就认识不到这些啊。
 
    “多谢先生解惑,要不是先生,超还不知其中深意啊田园五兄妹!”
 
    “其实如果主公把自己想成是董仲颖,那么多想想也就会明白了!”
 
    估计那样儿也没大用,自己可比不上你这老狐狸,这么精于算计人心,马超心中想到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雒阳,曹操在这近一年的时间里,他觉得是自己一生中过得最气愤的一年,但是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