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as  /etc/./passwd  []()  as(  1錦  1 Or 1=a  as) and 1=2 (  1[]()

过了好一会儿山上就下来了一批人没错就是一批

  自己却无能为力。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董卓如此,然后那么一直下去。
 
    今日他又一次见到了自己的友人,荀家的荀攸荀公达。曹操知道荀攸是智谋之士,而他也觉得荀攸和自己也算是志同道合之人了,此时他想借此机会问问董卓的事儿。之前他不是没问过,只是荀攸总说时机不到,时机还没有成熟。
 
    曹操确实不知道荀攸之意,他不明白到底什么才叫时机成熟。结果今日他见到荀攸后,就又把这个问了一次,“不知公达兄以为,如今时机可成熟否?”
 
    “孟德兄此言所说不错,如今的时机已然成熟了!”
 
    曹操还是不太明白,心说自己怎么说也算是有些谋略了,可最近近一年怎么在荀攸这儿自己就总受打击呢。
 
    “愿闻其详!”
 
    “孟德兄当知,凭借一人甚至几人之力,那是无法对付他董仲颖的,所以就只有联合所有人的力量了!”
 
    曹操点头,确实就是如此,自己也想到了,不过具体要如何做才好,这个还得让荀攸说。
 
    “而之前时机却一时都未成熟,入京后,董仲颖虽然把持朝政,排除异己,但是还没有像如今这样儿!”
 
    说着荀攸的眼中闪过一丝厌恶的表情来,曹操明白,前些时日有几个大臣密谋除掉董卓,结果却被人告发,最后几人皆身死,董卓更是吃其肉,喝其血啊,而且还把朝中一些不怎么和他对付的大臣都给召过去了,让他们一样如此。
 
    曹操点头,“如此说来,公达兄,可以下手了?”
 
    “然也,此时正需要一人挑起大旗,声讨董贼!”
 
    说完,荀攸盯着曹操,曹操心说,不会是我吧?
 
    “莫非公达兄指的是操?”
 
    荀攸点头,“不错,正是孟德兄你!说来孟德兄最为合适不过,但是孟德兄还得做上一件事才可!”
 
    “好,既然公达兄如此信任操,那么操自然当仁不让了,操已知道要如何去做了!”
 
    荀攸满意地点点头,他心道,以曹操之智计,就算是没有自己,他一样也知道自己该如何去做,而自己只不过就是早些提点了他而已。
 
    曹操这回是彻底知道自己要如何去做了,要想对付董卓,那就必须要号召更多人的力量,要是天下人都反董卓,那么就更好了。这虽然不可能,但是人越多自然就是越好。
 
    而以前时机还没到,问荀攸之时,他总是如此说。这回他说可以了,那么正是自己出手的大好时机。号召众人的力量,靠得无非就是天子诏书,不过如今皇帝让董卓看得那么严,怎么可能从他手中拿到讨贼的诏书。所以到时也只能是矫诏了,不过别人看得不是你是真诏书还是矫诏,实际还是你个人的影响力号召力。
 
    而自己虽然还差了些,但是相信自己做了那件事之后,到时无论是影响力还是号召力都不会差了。
------------
 
第三〇一章 赴青州收编人马(上)
 
    马超这次他又走了,因为他知道,距离曹操发矫诏,诸侯联合讨董的日子不再远了。不过曹操真要是也给自己发一个,那么自己大军要到诸侯会盟的那地儿必须还得绕道啊。所以马超觉得一定得早些出发才行,当然他不是带着凉州军出发,而是准备去青州,先解决了管亥山寨的问题,最后再带着收编的士卒一起出发,这不是一举两得的事儿吗。
 
    士卒不见血那肯定是不行,更何况是管亥山寨的人马呢。马超觉得收编了管亥山寨的人马后,就得直接带他们去参加像诸侯讨董的这样儿的战斗才行,要不就只是占山为王,然后小打小闹的,那样儿根本就成不了大气候。
 
    而这次跟随马超一起离开的人除了贾诩这个智囊之外,还有武艺高强的崔安和张飞,最后再加上武艺也不错的马岱,加马超一共是五人。至于为什么要带着马岱,这个主要还是马岱不是刚加入到马超的帐下吗,而马超他从来就没见过自己的这个族弟,所以马超不只是想和他多交流一下,同样儿也是想带他多见见世面,会一会天下的人物。
 
    至于其人他,庞德依旧在陇西,而陈到、武安国还有十八子他们也都被马超给留了下来,毕竟到时管亥山寨的人还得去不少。而对马超来说,讨伐他董卓,还真就不用他如此地兴师动众,所有人都一定得去,真是没有那个必要。就算到了管亥那儿,最后还得让几个人回陇县呢,这根本就不用去多少人,还不至于这样儿。
 
    因为他知道最后的结果,当然也更知道董卓也没和关东诸侯死磕到底,所以派人多了那实在是浪费资源。当然了,马超的属下,确实是人人都想去,但是名额有限,这个就没办法了。所以最后马超他就只带了几个人去,其他人都得留守陇县,看好大本营才是要务。
 
    “这次又要离开吗?”
 
    糜贞在马超的身后抱着他的腰,然后脸轻轻地贴在他的后背问道。因为去年的时候马超是去了雒阳,不过最后还好他回来的很快,糜贞还没过多担心。不过如今自己夫君这又要走了,而且应该更远,并且这次看自己夫君的意思,好像还不一定何时才能回来。
 
    马超轻轻分开了她的手,然后转过身来,霸道的把糜贞搂入怀中,用手摸了摸她的脸,笑道:“你知道你家夫君我也不想离开你,但是我必须要离开了!”
 
    糜贞轻轻点点头,她当然都能理解,但是却总是不想和自己的夫君分开。于是她踮起脚。在马超的脸上啄了一下,“早去早回!”不过在下一刻,她一下就被马超给偷袭了,然后,然后喘气就变得困难了……
 
    陇县城门口,马超众人和前来送别的属下是一一作别,特别是嘱咐好了陈到他们后,马超几人就向着青州进发了。而途中很是顺利,没什么意外就到了青州的管亥山寨。
 
    因为这次马超去青州,之前也没去通知管亥他们,当然马超他还记得,自己在大婚的时候,自己特意和管亥他们说过,自己就要去他们山寨了,如果他们还记得当初自己说过的话的话葫芦纹身小世界最新章节。
 
    “什么人,来人止步,要不就放箭了!”
 
    山寨守卫一看马超几人,好像还不是过路的,这是要向着山寨而来,于是就出言喝止道。
 
    如今的管亥山寨,今非昔比,发展的很快,而且也根本就不用怎么去打劫,马超赚得钱足够支持他们的了。不过对于那些为富不仁的有钱人,管亥山寨还是会出手的,并且绝不会吝啬就是了。
 
    马超几人赶紧驻马,然后他笑着说道:“各位,不必紧张,不必紧张!我乃你们山寨寨主的故人,远道而来,今日特来与他相见!”
 
    说着,马超就把身后背着的雪饮刀给取了下来,山寨守卫刚开始还以为马超拿兵器是准备要动武呢,结果旁边的弓箭手弓弦都给拉开了。马超这么一看,心说,防范得还挺严的。不过真是没脑子啊。自己的长枪可就挂在马上,然后自己都不去用,还非得取出短刀来攻击?这不笑话一样吗。
 
    “各位,不要误会,此刀乃是凭证,只要拿给你们寨主,他一看便知!”
 
    说着,马超把刀向前一托,准备交给山寨守卫。山寨守卫一看,人家说得也不一定就是假的,反正真的假的,到时大当家的一看就知道了。于是守卫赶紧上前把马超的雪饮刀接过,结果差点儿没拿稳,掉下去。还好这守卫的臂力还不算太小,所以他最后是两手托住雪饮刀,他哪里知道这刀不光是外形看着比较怪异,而且还是如此之重啊。守卫此时心中不住地埋怨,这都是些什么人啊,真是大当家的熟人?怎么这样儿啊,差点儿让自己丢大人了。
 
    守卫握住雪饮刀上了山后,过了好一会儿,山上就下来了一批人,对,没错,就是一批人,都是来迎接马超他们一行人的。为首的自然就是山寨的大当家管亥了,然后他后面则是臧霸、廖化还有魏平,再往后那就是管亥山寨的头目了,马超也都认识,就是当年管亥的那几个心腹。
 
    众人来到马超几人近前后,管亥忙抱拳说道:“不知主公前来,亥有失远迎!”
 
    马超一笑,“行了,这个你又不知,就不用扯这些了,咱们还是赶紧上山吧!”
 
    “对,对,主公快随我上山!”
 
    管亥说完,之前的守卫把雪饮刀又交给了马超,他如今才知道,原来这就是自己大当家总提到的主公啊。还如此年轻,真是“人不可貌相”啊!
 
    臧霸他们几个也同样说着请,于是一行人就跟着管亥他上了山寨。
 
    到了山寨后。管亥把几人直接请到了议事大厅,众人都坐下后,管亥笑道:“主公别来无恙?”
 
    “好,好啊!来,先给你们介绍一下,这两位崔安崔福达还有张飞张益德你们都见过了。而这位则是武威的贾诩贾文和,文和先生,而这位则是扶风马岱马伯瞻!”
 
    马超没说马岱是自己兄弟什么的,他觉得一点儿都没必要,反正他们早晚都能知道,这个根本就不用自己再特意说一句。然后马超又给贾诩他们介绍了管亥,最后大家彼此见过后,管亥又说道:“今日终于是把主公给盼来了!”
 
    马超点点头,“是啊,正是如此,老管所言不错!本来我早就该来这儿了,但是时机却一直都未到,所以这才迟迟没有过来!而如今,且时机已至,所以我当然要马上过来,处理好山寨一切事务了!”
 
    臧霸说道:“主公过来,真是太好了!不瞒主公和各位,我们几人那可都是时刻盼着主公能早日到来的,而到时我们也好都能跟着主公一起去征战天下!”
 
    魏平也是在一旁附和,就连不怎么说话的廖化,他听了几人的话后,眼前也是亮光一闪,不知在想什么。虽然他确实还没有完完全全认定马超这个主公,但是这么些年都过去了,他年纪也老大不小的了,所以廖化他其实是比以前更成熟,懂得更多了网游之八连杀全文阅读。如果说当年马超不是逼迫威胁着他非拜自己为主,那么今日没准他廖化就已经是认可他了。可是当年的事儿,廖化觉得都是耻辱,所以还是不能认可马超。
 
    其实这事儿,不管是马超,还是说管亥他们,可都算是多少都知道些廖化的想法的。但是谁对此也没什么办法,以致于就变成了如今的这样儿。但是虽然廖化还没有完全认可马超这个主公,但是他如今也绝对不会背叛就是了,至少这个他还是不会的。
 
    “是啊,确实也是让大家久等了!不过今日,超这不是过来了嘛,各位真是久候了!”
 
    管亥继续说道:“我等其实也都能理解主公,之前主公既然一直都没有过来,那么就一定有自己的想法,所以我们就一直等到了如今。好在‘功夫不负有心人’吧,今日终于是把主公给盼来了,要知道弟兄们如果都知道主公来了的话,不知道他们该有多高兴!”
 
    说完,管亥笑了笑。他想起了当年和自己主公还有山寨弟兄们一起对付朱家五雄的事儿,如今一晃都这么些年过去了,朱家五雄都灭了,而自己山寨却是越来越壮大了,而这一切的一切可以说都是自己主公所带来的。如果当初没有自己主公,那么自己的山寨也许早就被朱家五雄灭了也不一定,哪还有自己的今日啊。想想这些,管亥他也不得不感慨良多。
 
    马超笑着点点头,他心里特别清楚,管亥口中的这个弟兄们,就是指当初山寨的元老。如今都过了这么些年了,他们还是没有忘了自己。当初大家一起并肩作战过,一起灭过朱家五雄的山寨。而管亥也和他们说过了,自己是他们的主公,而他们几乎也是人人都接受了。但是当初是当初,不知到了如今,他们还能不能接受呢。
 
    马超其实并不是那么贪心的人,只要如今山寨的人能有一半和自己走就行了,知足了。反正一半的人马就已经有近五万的人了,这自己还有什么不知足的。
 
    “唉,这些年真是辛苦大家了!超在此,是真心感谢大家!”
 
    臧霸赶紧言道:“主公何出此言,古人云,‘食君之禄,担君之忧’,我们皆为主公属下,自当为主公分忧才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